在我并不算太长的游戏生涯中,很少见过一款游戏像《彩虹六号:围攻》(以下简称“围攻”)这样,真正将“战术射击”与娱乐化竞技,结合得如此顺滑。尽管在后续的持续更新中,它也像大部分竞技类游戏一样,不停在平衡性调整中失手,但作为育碧少有的长线项目来说,它走的,已经比大部分人预料的要远多了。

而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(以下简称“异种”)则是“围攻”在这条路上,获得的最意外的成果之一。它由后者被普遍认为最好赛季的“奇美拉行动”孵化而来,为当时“围攻”已经完全成型的PVP玩法,带来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试玩报告:不该成为横向对比下的受害者

眼看着游戏的正式发售日期越来越近,我对于游戏的期待值也越来越高。终于,我们有幸受到育碧上海的邀请,参加了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的线下试玩活动——这也是我第一次亲自试玩到这款游戏,而如果你也和我一样,对这款游戏有着强烈好奇的话,我有一些信息,想要提前分享给你。

首先,就像我们刚刚提过的那样,“异种”是基于“围攻”的底层玩法,而制作的单独游戏,包括玩家的可使用角色(干员)、操作逻辑、枪械反馈以及角色技能等要素在内,都和“围攻”没有太大差异。只不过,这次“彩虹小队”的对手,从地球上的玩家们,变成了没有感情的外星生命体——或者说电脑AI。

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试玩报告:不该成为横向对比下的受害者

对“围攻”的玩家们来说,光是这些,就已经够让人提起兴趣了。毕竟,这可是“奇美拉行动”后续故事的独立拓展,加上“围攻”早已成熟的玩法,它们早就经过了市场的检验,再提供一次与“围攻”同等质量的体验,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

但在这里,我可能要先泼一盆凉水了。

像大部分玩家一样,我极其沉迷早期“围攻”里,独特的立体地图机制、双方围绕技能展开的策略博弈,但直到亲自上手了“异种”一段时间后,我却意识到这些“围攻”最重要的特色,也许正在影响着我的判断。

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试玩报告:不该成为横向对比下的受害者

在详细聊这部分之前,我希望可以先从自己的角度,简单介绍一下本作的关键系统。

首先,不需要多说的是,本作需要采取三人组队的方式进行游戏,根据游戏难度的逐步上升,玩家之间可能需要保持密切的交流,才能确保最终正常通关。这次试玩活动,也是在三人一组的前提下进行的。

本作的主要游戏流程,和“奇美拉行动”的“爆发模式”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开始游戏后,系统为组队的玩家们随机分配三个“阶段性目标”,玩家将根据这些任务目标的需要,进行干员选择与装备配置,即“围攻”中的玩家准备阶段。

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试玩报告:不该成为横向对比下的受害者

而所谓“阶段性目标”,是指玩家在一局游戏完全结束前,无论成败都必须完成的三个目标。其内容涉及击杀特定类型敌人、采集孵化囊样本、诱捕特殊目标、拯救人质等,每完成一个,玩家就可以在最终结算阶段,获得该目标的分数报酬,并在当前地图中开启一块新的区域,进而激活下一个目标。

不过,就算这些“阶段性目标”的总数再多,但它们的实质内容,其实都没有太大的改变。说得稍微不好听些,无非就是在地图中转一圈,执行特定的互动目标,或是杀点什么。

这其实正是将游戏分成三个“阶段”的最主要原因。为了缓和这种持续作业带来的重复感,制作者在每个阶段都为玩家准备了“撤离点”,无论是否完成目标,玩家都可以直接进行撤离,并且获得相应的点数结算。因此,何时进行撤离,也成为了玩家在继阶段性目标之后,需要评估和思考的次要因素。

根据试玩现场工作人员的说法,当正式游戏发售后,一共会有十余张不同的地图可供游玩,而在结合了随机的阶段性目标后,玩家可尝试的进攻策略,也会变得更加丰富。

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试玩报告:不该成为横向对比下的受害者

值得特别一提的是,在众多“阶段性目标”中,有一个名为“奇点通道”的最终目标,是我自游戏公布后首次看到的。

这个目标需要三名玩家齐心协力,在独立的空间中击败一名实力强大的“千变者”。虽然在今年八月的“异种”联动活动中,就已经出现了以此为主题的“防守方干员”,但无论是血量还是攻击方式,都和那时有着巨大差异。

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试玩报告:不该成为横向对比下的受害者

非常有趣的地方是,除了这些我们已经熟悉的要素外,“异种”还为玩家准备一些“局外”要素——它们也是我在这次活动中,见到的最大惊喜。

如果玩家使用的干员在游戏中死亡,会触发一种紧急保护措施,其全身会被黄色的静滞泡沫所包裹,进入休眠状态。如果无法将其从当前游戏中带出,除了无法获得先前累积的结算点数外,该角色更是会直接在玩家的菜单中变为“失踪”状态,无法继续使用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玩家再次游玩同一张地图,“阶段性目标”中便会出现相应的救援任务,这也就是预告片中所谓“不放弃任何人”的由来。

此外,即使是没有在任务中死亡的角色,也会将先前受到的伤害,带入下局游戏,因此,如果想以最好的状态进行游戏,多名干员的交替使用,也成为一件绝对没法避免的事情。

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试玩报告:不该成为横向对比下的受害者

“随机目标”“丰富的地图选择”,最后再加上“局内外要素”,看上去“异种”似乎找到了某种可行的玩法循环。

对此我无法否定,毕竟本次试玩的内容,也被限制在了“三张地图”上,但作为一款合作类游戏,它似乎还是显得玩法稀薄。为此,我了解到,在最后的正式版游戏中,这种“局外成长”要素,还会被进一步增强。

除了上面所提到的“干员失联”外,“异种”还以一套更直接的局外奖励与成长机制,作为鼓励玩家重复进行游玩的反馈。

在每次撤离后的结算环节,系统将对每位玩家的行为,作出相应的点数评分。这些分数,最终会影响到各个角色的成长与等级。当然,这里我所指的并不是之前《刺客信条》里的那一套,它在更多时候,是为了解锁干员更多的能力与可用道具而存在的。

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试玩报告:不该成为横向对比下的受害者

当干员等级到顶后,玩家可以进行一个名为“旋涡行动”的终局模式,届时玩家可以需要在高难度下,执行一连串的“阶段性目标”,并学会随时调整策略。

因为此次试玩的版本中,干员的成长已经被固定,所以我无法做出更加详细的说明。但从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,“异种”中的干员成长,更像是一种循序渐进,并且逐渐展开的游戏玩法,它与干员的负伤及失踪玩法一起,鼓励玩家进行多元化的玩法探索,在干员不同的成长强度下,寻找不同的过关策略。

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试玩报告:不该成为横向对比下的受害者

说实话,这种设计的初衷是好的,我也丝毫不会介意在游戏开始前,花上一些时间进行策略的布置。但玩家的本性始终是“功利”的,比起自己在前期进行策略规划,大部分人更喜欢在第三方数据的堆叠下,寻找一个恒定的“最优解”,尤其是当游戏的主要回报是“成长”时——这点,早在能获得限定饰品的“奇美拉行动”中,便已经被证实了。

不过,在谈及游戏正式上线后,普通玩家的行为前,还有一件事情是不得不提的,而这也是我在本次试玩活动后,最想和你们所分享的东西。毕竟,玩法之类的东西,早就被不知道多少视频主播分享烂了。

当然,我并不是指“异种”有什么大问题,只是在“本家”的影响下,它将要面临的质疑,也是无可厚非的。

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试玩报告:不该成为横向对比下的受害者

诚然,“异种”身怀弥补“围攻”在PVE玩法方面不足的使命,但这种想法却也带给了我一种先入为主的错误观念:无论最终“异种”最终表现如何,它都有个不错的底子,那些从“围攻”中被单独摘出的破墙、封门、无人机侦等要素,依然会是整个游戏的关键,就算打得敌人只剩下电脑,这点也不会发生太大改变,毕竟你看,“围攻”里不也有“猎杀恐怖分子”模式吗。

在这些前提条件的影响下,我们总会下意识地,将“异种”和“围攻”进行横向对比——即使在知道二者有着根本上不同的情况下。

“围攻”拥有受控的可破坏地形,强烈的方位关系,额外的视觉与可互动要素,而这一切的最直接服务对象,都是真实的玩家,无论是进攻方还是防守方,都可以围绕着这些要素进行博弈,更重要的是,这个博弈的过程是充满变数,并且可以在合理范围内,突破机制本身的限制。

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试玩报告:不该成为横向对比下的受害者

反观在这次试玩中的三张地图,虽然玩家依旧可以穿墙击杀或布置房间,但却少了一些基于地图而来的,对玩法进行延伸的可能。

原因其实也挺简单的。一来,“异种”中的地图面积远超“围攻”,并且整体视觉风格昏暗,大多数空间都显得缺少辨识度,玩家很少能有机会通过地形取战术优势;二来,电脑控制的敌人会采取什么样的攻击手段,基本也可以通过敌人类型来做出判断,在策略上花费过多功夫,也让人觉得有些尴尬。

但需要注意的是,这些评价都是基于与“围攻”的横向对比下产生的。虽然在当下,我们会很自然地将“围攻”与《汤姆克兰西的彩虹六号》这一品牌直接挂钩,但在意识到与“围攻”本质上的不同后,“异种”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,反而是更早时候,作为纯粹战术射击游戏的《彩虹六号》,玩家需要通过控制一支多人小队,在正式开始行动前,针对任务信息进行详细的战术规划,一个简单的失误,便可能导致角色死亡。

虽然“异种”没有如此严厉的惩罚,而且披上了一层魔幻外衣,但它们的核心却极为相似,因此这种对比本身就显得不太公平。

《彩虹六号:异种》试玩报告:不该成为横向对比下的受害者

无论如何,你都必须承认,“异种”确实是一款非常特别的“彩虹六号”游戏,单将其中所有的玩法拿出来时,它也的确撑得起“战术射击”这块招牌。甚至就算带上那些类“L4D”游戏后,你也很难在市面上,找出一款能和它类似的作品。

不过光是独特,并不足以让它成为最终的成功者。仅通过本次内容有限的试玩,我并不敢对其即将在市场上获得的反应,妄下结论。

作为《汤姆克兰西的彩虹六号》与“围攻”的粉丝,我衷心希望育碧的设计者们,能在“异种”的正式版,以及它后续的更新内容中,为玩家们准备好更充足、更多变的正面反馈,彻底摘掉“围攻”附属的帽子——

毕竟,对于《汤姆克兰西的彩虹六号》这个品牌而言,更多的可能性,也的确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而“异种”,可能就是现在最接近的那个答案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